高二年级组

给你

to赖雪怡

        哟,不久就要见面了哈。

        有点小期待。


        高中这两年来真的成长了很多,也遇见了很多人。

        但是想起你们,仍觉得心安又踏实。

        像是想到了家里的床。


       我之前给一个人写信。

      我说我有一些旧友,我会不时地惦念他们,并且我知道,他们在心里也是为我腾了一个位置的。

      还有之前看到的话,说感情是双向的,也就是说,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也一定会思念着你。


       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个正在给你写信的我的心情。

       心里像是哽着什么,不是那种憋屈的想哭哭不出,而是心里有着某种温柔的情感,又温暖又心酸。


      也遇到过被辜负,一直付出却仍旧孤独;遇到过貌合神离,两人心照不宣地互相讨厌却又不得不作伴;遇到过满心欢喜,却在知道一些事之后止不住的恶心。

      我听的歌,从《最佳损友》到《煎熬》到《其实都没有》。

      每一首都淋漓尽致地替我在伤感,在挣扎,在无奈。

      张爱玲的《烬余录》中有一段我不知道抄了几遍的话——

      “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道,可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就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的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像我们一样,然而我们每人都是孤独的。 ”


       我给一个女孩子写过:“除了我自己以外,你是我最大的骄傲。”

       看到你的优秀,旁观你的成长,我也是骄傲着的。

       但是他们是不一样的。

       我想到你的时候那些记忆像是经过了一层滤镜,于是我对待那些回忆,就像是对待从前那个我一样,是带着极大极大的温柔的。

      所以与其说是怀念你,不如说是怀念“你们”来的的贴切。

      怀念那些从前那些时光,那些你们。


     儿童节快乐!

                                                                                                  2017.6.7



(矫情巴巴的哈哈哈哈 )

高二年级组事件簿

2015.22.23
        体委说他没有gay里gay气,转眼东东就走过来十分熟练地搂住他的肩……于是东东一脸茫然地看着体委和我们干瞪眼。

        组内yy体委和东东,正聊的起劲,一直在前排特认真搞学习的体委转过来:“嗯,其实是他喜欢我,不过我拒绝了他的告白。”
        “因为我要搞学习。”

         在便利贴上写:“我和东东要结婚了!开心!”贴在体委背上,但是粘性不好掉了,东东乱入,捡起来,不着痕迹地把它“拍”在体委背上,又掉又贴,又掉又贴,坚持不懈到我要笑哭……

        别误会啊这是两个钢铁直男,有点恐同那种,不过自东东看完柴静的《看见》之后,他:“我再也不反对同性恋了,他们太造孽(可怜)了。”

        然后,8012年他们已经习惯十指紧扣去扔垃圾了。

高二年级组事件簿

2015.12.18
        晚三时,朝文叔叔(历史老师)讲卷子:“第一题要不要讲?”
         我们:“要!”
         “好,不用讲。”
         “第二题要不要讲?”
         “要!”
         “好,不要讲。”
          “第三题呢?”
          “……”
#有一个耳背的老师是什么体验#

2018.1.22
         朝文叔叔对答案不是直接把12个题写出来,而是一个题一个题分析,边分析你边知道答案(这种对答案方式真的很急人我跟你讲)。
        然后这次的卷子,朝文:“第六题只有几个人对啊,选A的有23位同学,选B的……选B的只有6位。”
        wuve(即体委):“yes!”
        朝文叔叔接着说:“真是脑壳打铁!怎么会选到B去的!”

高二年级组事件簿之祥哥语录

祥哥为数学老师。语录如下:

        这道题我讲了很多遍,但你们还是做了错,错了做,做了又错啊——人生,就是做过,又错过。
        

         你这是歧视——这个函数就长这样,你不能怪它。
        

         —— “ f(x)=cos²x+2msinx-2m-2,拿到这个题,你做什么?”
         ——跳过去!
         

       如果这是个选择题,你还可以蒙,然而他是个填空题。
         

       tanx的图像没有最值,天空就是它的极限。
         

      出题的人往往喜欢坑你,你不要跳进去,你要在那个坑旁边绕几圈再跳下去。

高二年级组事件簿

2015.11.16
体委一直是颜值担当来着,然而他腿粗,事例有下:
         1.一天体委穿了条黑色棉质休闲裤打篮球,路过一妹子:“欸,你们班体委品味好低,还穿打底裤。”
         2.秋季校服裤very宽松,有不少高年级的会改小。然后体委穿校裤时,同班一男生:“校裤不是才发没几天吗?你怎么就改小了?哪来的时间?”
        3.分科时写便利贴留言贴在教室后黑板,体委写:我腿真的不粗!!!

高二年级组不定期更新的日常(hhhh蹭papi热度)

这篇可以不看啊,讲人物设定的。

叨叨逼逼一下我高中小组的趣事。

组名:高二年级组
组长:不固定,前期是杨雨辰(非本名),后期为wuve

成员——
我:外号Anda.女,语文科代表。
吴:wuve(这个是他名字的音译,他自己捣鼓的音译),男,体育委员。
杨雨辰:代号S中间加个箭头(天气符号扬尘),男,地理科代表。
东东:名字里带东,有件王八绿的外套人送外号龟哥。
小罩罩:姓赵,女,我觉得她长的很像猫头鹰哈哈哈。
天才罗:也叫淑女罗?软妹一枚。

神不在

    【要素四】“为什么要打我哭唧唧”

       闻人微之很想打系统。
       名叫巴图的男生正蹲在一棵树下一边挖土,一边回答她的问题。
       “所以,只要完成了指定任务,就可以走出这里,去往下个维度?”
        巴图:“嗯。”又想了想,抬起头看向一直蹲着看他挖土的人,“你还有什么任务没做完吗?”
        其实巴图内心是惊奇的,一般人在这里最多呆一个礼拜基本也就能去往下个维度了,可他却得知这人在这儿已经徘徊了一个月之久。
        闻人微之默默看了下自己的任务界面——

未完成任务:
找神
已完成任务
〔主线〕制作一颗树种    1/1
〔主线〕培育出一棵树     1/1
〔支线〕将耐力提升到10   10/10

     “额,‘找神’算不?”
        巴图摇头。
        想也不能算,《神不在》的终极任务,就是找到神。
        闻人微之想起这游戏的宣传海报:一白头发看着就像天使的妹子一脸微笑,旁边三个大字“神不在”,纵排着;最下面是“找到神,游戏结束”,横斜在妹子的裙摆下方,十分张牙舞爪。

        她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不是“找到神,游戏通关”而是   “游戏结束”。
        主修文学而养成职业病的闻人微之随即反省了下自己无时无刻都在咬文嚼字的坏习惯。

         然而措辞不严谨她能忍,区别对待就忍不了了。
         ——为啥别人做完系统给的两个基础主线任务就能离开这片森林,她却还在这里兜圈子啊!
         这一个多月,她仗着有上帝之眼和大幅提升的速度属性差不多都把这片森林走遍了!都快无聊到长草了!

         闻人微之正在心里扎系统小人呢,就听见男生道:“或许有隐藏任务。”
         闻人微之猛的转头,目光炯炯地盯着男生。
          ——求攻略!萌新求带!

        巴图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牌,身份牌的觉醒需要隐藏任务的指导,每个人的隐藏任务出现的维度不一定相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
       “既然每个人出现的维度都不相同,那怎么知道自己的任务什么时候出现?”闻人微之问。
        “无法预知,全靠运气。”
         闻人微之:“……”艹!

        “不觉醒身份会有什么后果?”闻人微之比较担心这个,要知道她一直是幸运E。
        “如果没能觉醒,则无法进入更高等级的维度,也会影响各属性值的提升,而且在后期还会影响声望值的获取,声望达不到一定数值就无法建立自己的城邦,或是无法在城邦中占有一席之地。”
         等等……声望?城邦?这些都是嘛玩意儿?
         原始人闻人微之一脸懵逼。

        许是看出了她的不解,巴图道:“现在已经有五个维度了,这里是‘原始雨林’,不算是一个维度,往上是‘根达亚’‘米特拉姆’‘雷姆利亚’‘穆里亚’‘亚特兰蒂斯’。不同维度像是不同时代,有自己独特的自然要素与文明要素。而每个维度到现在都已经基本确定了掌权者,每个维度的掌权者也都不止一个,他们用城邦来巩固自己的势力,而建立城邦需要极其苛刻的条件,声望值达到一定数值就是其中十分重要的条件。”
        文明要素?闻人微之看看男生的装束:“你是从亚特兰蒂斯来的?”——闻人微之记得,亚特兰蒂斯文明所对应的,就是封建社会。
       巴图眼神微暗:“嗯。”

神不在

【对话三】“您好,恭喜您获得一个【情报员】,请注意查收”
      

       闻人微之简直想痛哭流涕。
        一个多月了,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到处都是飞禽走兽的大森林里遇到一个活人。
        是个男生,穿着中世纪的骑士服,黑短发,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眉眼干净——如果他现在没有皱着眉瞪着闻人微之的话。
        男生蹲在一棵树旁,本是背对着闻人微之,却在闻人微之看见他的下一秒就扭过了头,眼里满是警告。像是一只发现入侵者的小兽,只要面前的人涉足自己的领地一步,他就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咬断那人的脖子。
        闻人微之被男生眼里的敌意震了一下,停下走向他的脚步。
        “hi~”闻人微之站在离男生约摸30米的地方,偏着头试着和他打招呼。
        结果本呈半蹲姿势的男生缓缓站起,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却一举一动皆有张力,像是拉到极点的弓弦上的箭,一触即发。
        闻人微之看着他,莫名的想起看过的纪录片里为了震慑敌人而猛然直立的黑熊。
       闻人微之猜男生的行为初衷和那差不多。但察觉到危险而露出利爪的小兽,大多时候只是虚张声势。
       这样的警觉与戒备,大抵是长期生活在不安中而形成的自我保护。
        然而作为一个尚未走出“新手村”的废柴,闻人微之表示她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游戏的背景……看少年你这装束,应该混了很久了吧~

        男生也在打量着闻人微之。
        他的眼神聚焦在讷讷地保持着微笑的闻人微之身上,快速扫过她的全身,确定她身上并未佩戴武器。
        但却并未放松警惕。
        面前的人身上的衣服不是这个维度所有的材料可以制造出的,这一带却是刚进入游戏的人才会出没的地方,他想不出除了自己和姐姐,还有哪个高层维度的人会来这里。
       
         时间像是突然凝固。
         闻人微之:这难道就是高手过招,纯靠气势?

         玩了半天大眼瞪小眼,闻人微之表示她撑不住了。
         闻人微之:“……额,你知道怎么走出这片森林吗?”
         男生以一声咆哮作为回答。
         呸,是男生身后半人高的灌木丛里传来一声咆哮。
         夜晚的森林里,常有动物蛰伏。

         闻人微之正庆幸着呢,想着他们现在是在森林腹地,应当没什么大型动物,而且又是傍晚,估计也就倭狐猴一类没啥威胁力的的小动物会出来溜达了。
        等她反应过来那声咆哮绝不是“小动物”能发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只有着润红色双眸的生物已经探出了半个身子。
       
       闻人微之:天杀的我居然忘了还有美洲虎这种生物!
        眼看着那只写作老虎读作亚豹的杀器蹬起了后腿准备扑向明显已经呆楞的男生的头,闻人微之迅速往他们的方向投了几颗种子。
        一接触到雨林富含水分的土壤,那些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顷刻间便长成一排大树,组成一道屏障,阻挡了捕食者的去路。
       同一时刻,闻人微之一把拽起男生的手,开始狂奔。
        以她现在130的攻击力,还不够格去招惹这种大型动物。特别是这种一口就能咬碎人头颅的森林杀手。
        而那个男生,闻人微之表示她以貌取人惯了,一看他就是需要保护的类型。
        ——仗着年龄优势,闻人微之恬不知耻地以“保护者”身份自居。

        在夜晚的森林里逃命十分考验人的视力,好在闻人微之有“上帝之眼”用来开挂,这才甩掉了身后的追击者。
         等到气喘吁吁地停下后,闻人微之点开人物属性一看,欲哭无泪:好不容易维持在50左右的疲劳值上升到了100 。

        疲劳值是在她刚从新手任务的房间里进入这片森林时出现的,会影响体力攻击和防御,过高甚至导致无法行动。和它一同出现的还有耐力。
        系统说耐力有利于攻击力与防御值的提升,也会减缓疲劳度的增加,并且耐力越高,疲劳值的极锋也越高——比如一个人耐力值为5,那么他的疲劳值达到50就会使攻击防御下降一半;而耐力值为10的人,疲劳到200才会出现上述情况。
         系统还说耐力主要靠音乐、艺术等熏陶获得提升,一定的运动也有利于耐力的增强,但效果较弱。
         于是闻人微之唱了半小时的歌,耐力却依旧是初始的5……
        她质问系统,系统:你所在的纬度尚未孕育出艺术制品,无法通过此途径提高耐力值。
        闻人微之:呵呵,你倒是让我去其他维度啊!

        闻人微之正心疼着呢,这得多少天不能到处玩了,就听见一声“谢谢”。
        闻人微之觉得那声音真是“如鸣佩环”,让她“心乐之”。
        一瞬间,什么心疼都靠边站了。
        她看着对面依旧没啥表情但是明显耳红不太敢直视她的少年,笑着说出了对他说的第三句话:“我叫微之。”

神不在

【设定二】“你只能单独行动”

        闻人微之现在很忧伤。
        完成了那个自称“新手任务”的东西后,她收到了两条系统通知:

[系统]恭喜你完成任务“拿铃铛的人”,系统发放道具如下:
能力卡“上帝之眼”×1
辅助道具“空间戒指”×1
关系卡“慕孺(主动)”×1
金手指卡“设定解除”×1
若想查明道具具体属性,请进入〔背包〕界面,点击物品“属性”栏。
      
[系统]恭喜你完成新手任务“拿铃铛的人”,触发设定×2
设定一:你拥有制作种子的能力
设定二:你只能单独行动

         闻人微之看着半空中幽蓝界面上的文字,“……”了。
   ——先忽略掉那一串光名字就够让人吐槽的道具,设定二是什么鬼!?
        开玩笑,这可是个残酷加暴力的生存游戏好吗,不组队不抱团怎么活下去?!
        于是闻人微之想都没想就用了“设定解除”准备解除设定二。

  [系统]敬告!你的设定“你只能单独行动”为基础设定,无法解除,金手指卡“设定解除”已返送至背包,请注意查收。

         ……呵呵……系统你真是干得漂亮。

       无奈至极的闻人微之点开背包界面,准备看下道具属性以了解她现有的资源,再估计一下自己能活多久……

〔能力卡〕上帝之眼
说明:通过上帝的眼睛,你可以看见一切。
能力:勘测、侦察世界内一切人与物的信息。
备注:无附加属性。神之力之一。

〔辅助道具〕空间戒指
说明:我是一枚可以储物的小戒指~
能力:储存世界内一切物质。
备注:防御+5

〔关系卡〕慕孺(主动)
说明:请当我的母亲吧~
能力:可与世界内任意活体npc确立母子关系。
备注:妈妈~妈妈~
       
〔金手指卡〕设定解除
说明:开挂专用
能力:解除设定
备注:嘘,如果你得到了这张卡,请不要告诉系统;如果这张卡是系统给你的——说,你和系统是什么关系?!

        闻人微之:这游戏制作者脑洞好大……
        她装备上空间戒指和上帝之眼后点开人物界面,就看见两个词摆在那儿:
     
        属性^
        设定^
     怀着对设定二的愤恨,闻人微之果断地点了属性栏。

属性v
攻击值:0
防御值:5
速度:1m/s(步行);3m/s(快跑)
智力:85
能力:上帝之眼
特殊:无
      
   呵,真正的战五渣……
   闻人微之默默45°角仰望天空……